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讓影像把今天留給明天
來源:文藝報 | 肖 遠  2020年11月27日08:12

11月5日,由北京市文聯、北京市廣播電視局、中共北京市西城區委聯合攝製的電視劇《幸福裏的故事》研討會在北京市文聯舉行。與會專家學者對電視劇的創作進行了中肯、客觀的評價。北京市文聯和北京市廣播電視局領導對該劇的成功經驗進行了總結、評議,對今後重點劇目的創作提出了新要求和新期望。

幸福,在老百姓的心裏

《幸福裏的故事》出品人、總編劇董曉:這個戲從2017年開始創作到2019年11月殺青。劇組創作熱情特別高,我和總製片人朵梅、楊亞洲導演、演員等一起同心協力,攜手並肩,共同完成了這部作品。特別是在北京市西城區委宣傳部的安排下,所有主創人員都花了大量時間深入大街小巷,體察變化中的北京市井生活,不斷解決表現內容的取捨問題。完成片既反映了地方特色,也抓住了時代生活的特點。

我們認為,一部電視劇拍出來最終還是要給全國觀眾看的,所以站在北京就不必再強調北京的地域性。我們在該劇的宣傳、推廣、播出過程中,加入了扶貧內容,還跟觀眾在線互動。很多觀眾來北京找“幸福裏”,説哪兒有幸福裏呀?我們後來跟大家説:“北京到處都是幸福裏。”幸福裏就在咱們老百姓的心裏。我們要把祖國這幾十年來的變化,把黨和國家帶給人民實實在在的幸福的感覺拍出來。讓全國人民找到共性、共情的東西,這就是我們的初心。現在這部劇於11月1日圓滿收官了,取得了良好的收視成績,讓我們深感欣慰。

通過努力,在我們的時代

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生活

文藝評論家李準:當前,正是人民羣眾對幸福感、幸福指數最關心的時候,人民羣眾的幸福指數不斷攀升,全國人民對於中央和政府的滿意度,也就是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大家過幸福生活的滿意度,遙遙領先於全世界許多大國,這個時候播出電視劇《幸福裏的故事》,可謂正當其時。總體來説,這部劇用一代普通人在改革開放40年中成長的視角,通過對普通百姓文化的解讀,對幸福是奮鬥出來的這樣一個響亮的論斷作出了色彩繽紛的非常有意味的分析。這部劇最主要的人物不是高幹子弟,不是高知子弟,也不是歷史上由於家庭出身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子弟,他們就是北京大院衚衕裏平民百姓的子女,應該説,這樣一羣人追求幸福的故事,在大城市裏最有代表性,最能夠代表普通一代人的經歷和成長。40年,個人怎麼通過自己的奮鬥找到了幸福生活?這部劇鋪上了一層厚厚的暖色。這是對北京大雜院文化、市民生活的新發現。所有十來個主人公,他們的幸福確實都是奮鬥得來的。他們幾乎都是從最低處做起,都是從實際出發,到什麼山唱什麼歌,有什麼本事幹什麼活,這對我們全國老百姓都有示範性。他們都是憑自己的誠實勞動,通過多方嘗試,才實現自己的奮鬥目標、追求到自己的幸福生活、獲得自己的報酬、改善自己的生活、提高自己的地位的,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主旋律。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就是靠這個奮鬥過來的。最後第40集的企業家峯會上,李牆講了幾句話,説到大企業家有什麼奧祕,他認為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刻苦勤奮、堅持不懈、永不放棄。他們每一個人的成功都是歷經曲折、幾經沉浮,都是通過自己努力而不是通過上天恩賜得來的,這對當下的年輕人最有啓示意義,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我們這個時代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生活。

三代城市普通百姓的奮鬥故事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文藝評論家曾慶瑞:1990年播出的電視劇《渴望》,表現了我們的電視劇人對劉慧芳等那一年代北京胡同大雜院裏普通老百姓的關注。30年後看這部《幸福裏的故事》,我第一個感受就是,我們的電視劇人又把鏡頭對準了這些普通人的生活,這可真是一羣有良心的電視劇人。《渴望》裏的老百姓渴望什麼?當然是渴望幸福。現在,“幸福裏”的百姓也都在追求幸福,而且追求到了幸福。這部劇選定的地方是北京白塔寺周邊的衚衕和大雜院;時間選定的是上個世紀80年代到當下的2019年。此地、此時,故事裏的人物則是衚衕中大雜院裏生活的三代城市普通百姓。這些人憑藉血緣、姻親關係,以及街坊鄰居、同學關係聯結在一起,以他們中的第二代人為主角。在這樣的時間和空間裏,講這樣一羣人的故事,我們的鏡頭聚焦在哪裏?這部劇並沒有聚焦在改革開放的時代洪流,沒有聚焦在這些人如何在不同的社會生活領域成就了一番事業等,而是另闢蹊徑,講述劇中人物是怎樣面對種種的生活困境,經歷了包括物質生活困難、精神生活困窘,特別是愛情和婚姻生活的困惑,卻用堅強的意志和百折不撓的毅力,不停頓地追求幸福,而後一個個走向幸福。這樣的講述顯得真實可信,也很感人。給這一羣人做藝術造型,給這一羣人的故事做鋪陳,就顯得這部電視劇客觀地、真實地反映了現實生活,形象地、藝術地描寫了現實生活,積極地、向上地讚美了現實生活,是我們這個時代真正的現實主義創作。它用氣正風清的總體態勢,把自己和眼下流行一時的“偽現實”“懸浮現實”的電視劇嚴格區別了開來。

改革開放時代的平民史詩

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文藝評論家饒曙光:這部電視劇的時間跨度非常大,但每一個時間節點都抓得非常準確,人物情感非常飽滿。看這部電視劇,每一個節點都能讓我產生很多的聯想和回憶,在這樣的情感記憶和想象裏,我看見了對美好人生、美好人性的呈現。劇中人物都是小人物,沒有更多的前史,所以我覺得這是一部平民的史詩。通過平民視角,有更大的情感滲透力和穿透力,能夠實現最大層面的共情。通過普通人的視角和情感歷程,展現了國家和改革開放取得的進步,這是藝術創作的智慧,也是藝術創作要堅持的重要路線。這部劇寫普通人、聚焦日常生活、走温暖現實主義路線,在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政府滿足人民追求之間找到了平衡點。當然,電視劇創作也不能一味地從“温暖”到“温暖”,不能不對現實生活中的矛盾、苦難、人物自身的命運抗爭、內心的掙扎和痛苦進行呈現,但最終還要讓人感到有温暖、有希望,這應該是電視劇的主流。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脱貧、建黨百年的重大歷史節點,這樣的題材有很多,我想創作還是要實現高質量發展,要注重“生態平衡”,像這種表現小人物生活的電視劇,在今天特別難能可貴,對於我們實現文藝作品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實現影視劇自身的生態平衡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和意義。

平民視角下的温暖現實主義

《光明日報》文藝部副主任李春利:觀看這部劇令我感觸最深的是看到一個“變化”。這幾年的時代主題是“幸福”。黨的十八大以後,我感到影視人正在改變審美價值取向,更願意體現美好、崇高。他們不再忙着編織矛盾、端出重口味,而是樂於在平淡的生活中發現小感動,將生活中不那麼美好的東西過濾掉。他們對生活的發現是有提煉的,在引領人們追求生活中的美好。這個特點在這部劇裏表現得很極致。所以這部劇我想稱它為温暖的現實主義。事實上,現實生活也正如涓涓細流,大波大浪並不多,大部分生活都是平和的,所以發現生活之美尤其珍貴。這部戲裏出現的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可貴的是他們那種善良和客觀,儘管不完美,卻正是由這些貼近生活的人構成了“幸福裏”的幸福。一部電視劇沒有壞人,最多隻是表現了人物的一點點自私,這些小矛盾構成了劇中情感的錯綜起伏,不得不説是非常高級的編劇:不靠大善、大惡的“極致”推進矛盾。劇中的忠孝禮義信都在小小的衚衕裏面表現了出來,孩子都特別孝順,男主人公大海撈針一樣找回爸爸賣掉的藏品,女主角無論媽媽變成什麼樣依然盡心照顧,從不抱怨。從小走丟的傻弟弟,再見面時又帶回了善良淳樸的弟媳婦,本來一家子想在經濟上補償他們,沒想到反被他們在精神上“扶貧”了一把。這個寫得特別有意思,提升到精神扶貧的高度了,而且這個“扶貧”是反向的,是農村人給城裏人扶貧,幫助他們尋找我們在物質文明發展之後可能忽略掉的最原始、最珍貴的情感,這非常有意義。

閤家歡式的接受模式

文藝評論家賈磊磊:製作團隊為觀眾提供了一個非常精彩、暖心的勵志之作。這樣的劇,我們最看重的是它對大眾集體心理的喚醒。我們對改革開放這麼多年所經歷的歷史事件,通過這個故事能令我們想起自己經歷的生活和歷史,使我們能跟劇中的人物一樣感同身受,等於重新回到了歷史的進程中,這是非常寶貴的一次經歷。雖然這部劇中有北京文化的諸多特點,卻沒有完全寫成一個單一的、地區性的故事。從《北京西城故事》變成《幸福裏的故事》,覆蓋面變得更大、更廣。

這部劇的心理定位也很明確,就是講衚衕裏普通人的情感故事,寫了一代人。比如李牆從一個普通市民到企業家幾乎是一夜之間的事。劇中把大量的奮鬥、掙錢、發財的過程給省略了,把主要戲份放在了情感上,講述他和同一個人的三段婚姻關係,這是特別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對一個時代的回憶,比如回想過去經歷的事,其實印象最深的還是情感生活。突出人的情感故事和情感變化,而對社會層面的東西並不是特別着力表現,重點放在了講人性在情感交往中的呈現。另外,該劇的敍事主旨明確。以年代劇作為一個敍事框架,成為情感戲的敍述內容、社會劇的敍事背景。很多變化包括來自情感層面的變化,其實都是在社會激變過程中出現的。劇作始終圍繞在人的情感關係上,把年代劇、情感劇、社會劇整合在一個框架裏,令觀眾希望看到的情感故事逐一發生。其次,這種閤家歡式的接受模式,基本上可以實現電視劇“普通級”的放映標準,即這部劇的尺度特別適合全家人在家庭環境裏觀看和接受。

努力從高原走向高峯,提升電視劇品質

北京市文聯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陳寧:這個劇雖然是寫衚衕生活的,但並不打算寫舊式的衚衕、舊式的鄰里,而是寫當下、寫現在。劇作雖然有40年的跨度,但體現出來的卻是現在的北京人大氣、富有人情味的一面。主創對劇本的不斷打磨,導演執著的摳戲,演員精彩的演繹,共同實現了“寫當下”的目的,這部劇寫出了我們認為的現在的衚衕應該有的樣子。另外,對人性的表現也可圈可點。什麼是“真愛”,就是那種“只要他好,我怎麼着都可以”的大氣。李牆是這樣,胡美華也是這樣,他們盡所有的心力幫助對方實現自己的追求。我們的體會是,現在很多劇越寫當下越難弄,越寫到“眼前”越容易失敗。文藝作品要實現記錄當下、記錄時代的作用,就是要把我們的“今天”留給明天,不能讓未來的人看到的都是我們的“以前”。怎麼把今天留給明天?我覺得這個劇做出了努力。另一方面,以實現文化的社會功能為目的,在整個發動的過程、拍攝的過程中,讓大量老百姓介入,包括扶貧工作。創作者們真的去跟扶貧點對接,真的把扶貧工作做進項目裏,組織活動讓貧困地區的老百姓真的到北京來,來體驗當下的北京。這是一部用心、用力做的乾淨的電視劇,這也是這部劇的追求。

讓好作品走上好平台

北京市廣播電視局副局長張蘇:我們在電視劇《幸福裏的故事》創作期間,把它作為小康題材的一部重點劇,推選進入了總局重點規劃項目。同時,該劇也進入了北京市2022年重點電視劇的選題規劃。通過“北京廣播電視網絡視聽扶持”等,我們對這部劇進行了支持和幫助。《幸福裏的故事》是一個積極向上、具有家國情懷、北京風味的温暖的現實題材作品。這部劇播出以後,我們做了專門的收聽收看報告,也專門做了數據分析。可以看到,電視劇受到了廣大觀眾的喜愛,以平民敍事的新視角引發了社會的觀劇熱潮,產生了良好的口碑和社會反響。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十三五”收官、“十四五”啓航的奠基之年。今年我們也在努力推動電視劇在新的形勢下進一步提升質量。今後我們要聚焦行業精鋭,集中優質資源,精心思考策劃,潛心開展創作,源源不斷地推出謳歌新時代的精品力作。我們還要繼續深化精品創作的“北京模式”,加速推進優質資源供給,圍繞未來五年的重要時間節點拍出更多精品之作。我們還要繼續貫通全流程、全生態,推行精準式服務,堅持發揮政府作用與激發市場活力相統一,努力營造建設發展、繁榮向上的視聽生態,聯動創作前端,提前介入重點劇目的選題策劃,啓動扶持規劃,着力提高北京廣播電視網絡視聽扶持的精準率、轉化率和滿意率,進一步豐富優秀作品的播出端,讓好作品走上好平台,推動更多優秀作品走出去。